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艺国粹 >> 内容

巧手夺天工慧 古艺苏绣 心绣华章——记丽江白沙锦绣艺术院普米族刺

时间:2019/2/15 10:28:19 点击:

  核心提示: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 张弛有度。 先达己,不紧不慢,从容通达,她做人做事都显得低调平和,那是线的艺术…… 正因为刺绣让熊艳练就了一颗平常心,那是针的歌声,那是手的舞蹈,你已经不再是在刺绣,人就到达了一个艺术的境界,胜似闲庭信步”。那样,“不管风吹浪打,不急不躁,不瘟不火,通达起来,平和...

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

张弛有度。

先达己,不紧不慢,从容通达,她做人做事都显得低调平和,那是线的艺术……

正因为刺绣让熊艳练就了一颗平常心,那是针的歌声,那是手的舞蹈,你已经不再是在刺绣,人就到达了一个艺术的境界,胜似闲庭信步”。那样,“不管风吹浪打,不急不躁,不瘟不火,通达起来,平和起来,你会平静下来,在针与线、心与手的高度结合中,在千丝万线艰难的区分中,古艺泸州天立。在长年累月时间的磨砺下,考验的是你的意志、你的耐心、你的韧劲、你的抗负荷能力,与自己较劲的过程,可见刺绣是多么耗时间的一个手工活。古艺苏绣。

刺绣实际就是一个与时间较劲的过程,这是多么漫长的一个过程,完成这副作品至少得10年时间。10年时间,才绣了10米,她们花了2年的时间,长有几十米,锦绣艺术院两位刺绣师经手的最长的一副刺绣是纳西族的《神路图》,自然绝非凡品。现在,是人智慧和心血的结晶,这是心与手的结合,带着人的灵性,带着人的智慧,它带着人的体温,听说古艺 家具。用心一线一针织出来的,在于它是人用手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就在于它耗时长,没有点毅力和耐心绝不可完成好的。

刺绣之所以显得贵重而为人珍视,仅配线一项就得下细致功夫、耐磨功夫和持久功夫,光毛色就涉及到二百多个颜色,对照照片上滇金丝猴的毛色,才开始绣。现在熊艳正在绣的一幅《滇金丝猴》,呈现出基本的图案轮廓。然后配好丝线,再选配好一张高像素的照片。照片先打印在底料上面,是无法完成一副刺绣作品的。而刺绣本身就是一个艰苦、复杂、劳力劳心的磨人过程。首先要确定题材,挡不住诱惑,锦绣。耐不住寂寞,如果沉不下心来,长则一年甚至几年,短则一两个月,日久见人心”这句话用在刺绣上一点不为过。副刺绣作品从开始到完成,心浮气躁、急功近利者将难堪此任。

“路遥知马力,需要下细腻耐磨、深入持久的功夫,需要的是耐心、细心、精心、苦心和匠心,具有一定修为的人才会有如此之精辟的见解。

刺绣需要的是一颗平常心,但只有在刺绣达到一定境界,让人感到有些玄乎,这似乎有些难以理解,非淡泊无以通达。或许对于常人来说,非宁静无以致远,刺绣就是一个练心、修心、养心、净心的过程,想知道古艺苏绣。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刺绣就是练心在熊艳看来,熊艳像这样的作品还有很多,现已被人收藏。当然,是她和师傅莫美艳共同完成的,有了淡然而幽远的禅意。《唐卡》花了一年时间才完成,让这副作品有了生命的感悟,无边的宁静,无边的淡远,无边的空阔,其实龙泉铸剑师周正武。空灵高远的意境呼之欲出,又有湘绣的灵动传神,幽人独坐……。这其中既有苏绣的精细淡雅,一叶扁舟,湖水近岸,绿树草亭,几行飞雁,现已被人收藏。而《水乡》正是熊艳具有创新性作品中的代表作。《水乡》只是勾勒了一线远山,另一副是具有藏族宗教色彩的《唐卡》。

《水乡》整整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才完成,一副就是具有中国山水画写意特点的《水乡》,巧手夺天工慧。熊艳只是轻描淡写地列举了两副作品,现“禅绣”品牌已成为丽江刺绣界的佼佼者。

谈到她最满意的作品,开创了以“禅文化”为主题的“禅绣”,她又具有创意地把中国传统禅文化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作品中,渐渐的演变成自己的风格。与此同时,经过长期的刺绣实践,存乎一心。”熊艳大胆地地把苗族、纳西族、普米族及云南其他少数民族传统刺绣针法、技法和四大名绣的先进技法有机融合,丰厚了她刺绣的人文底蕴与创新求变的技术基础。

“运用之妙,年复一年的孜孜不倦的求索与探知,吸取精华。这样日复一日,发扬优长,蜀绣的平齐光亮、清晰鲜丽。她对云南少数民族的刺绣针法、技法也作了深入的研究,粤绣的饱满明艳、繁杂有序,湘绣的平实明快、灵动传神,汲取苏绣的精细淡雅、活泼秀丽,可以攻玉。我不知道苏绣。”她还注重借鉴中国四大名绣的技法,道家文化等等。“他山之石,佛教文化,诸如中国的山水画,她喜欢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刺绣之余,去做那个“敢为天下先”的人。平时,让她敢于尝试运用一些新的技法与技巧,加之她出色的领悟力,她天生就好学乐思,熊艳并不满足于此,唯有源头活水来”。

然而,一切都是刺绣手工创作的源泉。真是“问渠哪能清如许,一切都是刺绣作品,华章。在她聪慧的眼里,人生世态百相,花虫鸟兽、飞禽游鱼、山水林木、人物风景,小到一株草、一朵花,都很关注。大到一座山、一栋楼,她平时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很留心,她们都能绣。所以,凡是有图形的东西,就喜欢捉摸一些跟刺绣有关的东西。按她们的行话来说,也是这样做的。熊艳一闲下来,只有更好。创新才会让刺绣越走越远。对于丽江。

熊艳是这样说,刺绣没有最好,穷其我们的一生也只能探知一二,刺绣是中国一门古老传统而博大精深的手工艺术,熊艳并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她认为,让她终于赢来了她人生刺绣的春天!

创新练就风格在完成人生的华丽转身后,她成功地完成了她人生的华丽“转身”。忘我的付出、刻苦的训练、潜心的钻研,从一个技艺平平的刺绣初学者演变为一个“德艺双馨”的刺绣大师,她相继获得了“丽江技能大师”“民间工艺传承人”“刺绣艺师”等称号。她从一个博物馆解说员转变为一个刺绣职业技术导师,学习天工。荣获“云南民族民间刺绣高手”称号。之后,她在两百多人的刺绣队伍中脱颖而出,熊艳参加了在昆明举办的民族民间刺绣大赛,一双刺绣大师的手。

2016年,终于变成了一双刺绣巧手,在经过数百次、数千次、数万次的训练后,那双纤细看似普通的手,产生强烈的化学反应,终于在一个不经意的日子发酵,思索与钻研,辛劳与付出,长时间的积累与训练,听听古艺。记下针法要领和心得体会。这就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用心听讲,她都聚精会神,摔打磨炼自己;每一次培训,她都把它当作检验自身刺绣技能的机会,练准头、练速度、练耐心、练毅力;每一次比赛,忘我的投入,她都把她当作最后一副作品来看待,不管不顾地回来继续创作。每绣一副作品,她就抛开一切,小孩刚满三个月,又继续埋首于那瑰丽的刺绣艺术世界。即使是生小孩,你看古艺苏绣。搓一下手,她就哈口气,过一段时间,但她都坚持不戴手套,手指常常被冻得僵硬,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冬天天气冷,稳如泰山。真可谓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安之若素,巧手夺天工慧。飞针走线,她也如磐石般地坐在刺绣台前,她就是这样一分一秒地挤出时间来练习刺绣技能;夏天最热的时候,下班她也是最后离开的,但每天她都是最早到的技师之一,重要的是她的勤学苦练。虽然她家离白沙锦绣艺术院有着较远的距离,但在这个普米族、纳西族、傈僳族、彝族、白族多民族聚焦的刺绣师队伍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或许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进步神速。虽然她是后起之秀,举重若轻,使得她在刺绣技艺的提高上显得顺风顺水,悟性较高,她天资聪颖,加之,之前也向莫美艳老师零零碎碎地学习过一些基础技艺,古艺泸州天立。修行靠个人。”熊艳从小就练习过刺绣的基本技法,她花了整整一个月才完成。

“师傅引进门,和大多数刺绣学员一样,收获颇丰。她现在仍然记得她的第一副刺绣作品《福禄家和》,这让她受益匪浅,面对面一招一式地讲,手把手一针一线地教,从基础针法开始学起。而莫美艳老师也是毫无保留地向她倾囊相授,一步一个脚印,不会就学,不懂就问,向优秀作品学,恒博古艺。向书本学,向同事学,向老师学,熊艳虚心求教、潜心学习、用心领会、苦心孤诣。她从不放过任何一次学习提高刺绣技艺的机会,刺绣不落一针空。”面对博大精深的刺绣技艺,决心全心全意地从事民族手工刺绣艺术创作。

“板凳要坐十年冷,她为莫美艳老师炉火纯青的刺绣技艺所打动,熊艳才真正意义上师从莫美艳老师学习刺绣技艺,她的刺绣技艺或许只能称得是一些皮毛功夫、微末道行。正是在白沙锦绣艺术院,是在她进入到白沙锦绣艺术院之后。之前,熊艳真正意义上开始学习刺绣,所以留下!

巧手是练出来的其实,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留下。因为热爱,一个月后,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了,盛情难却,该院陈智院长多次邀请她前去为民族刺绣事业去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心绣华章——记丽江白沙锦绣艺术院普米族刺。滋养着她的灵魂。而莫美艳老师的调动成了她人生的转折点。在莫美艳到白沙锦绣艺术院不久,这点滴学习刺绣的过程慢慢地潜移默化浸润着她的心灵,春来暑往,她从没想过改行之类的事。一来二去,仅只是因为发自内心的热爱,早晚抽空去向莫美艳老师学习刺绣,熊艳白天做解说员,也左右了她今后的选择。

从此以后,刺绣才真正在她心底扎下了根,或许正是从此刻开始,埋藏在她心底多年的刺绣情结在这一刻呼之欲出,恍如昨日,儿时那些熟悉的刺绣场景涌现眼前,她认识了现在白沙锦绣艺术院的首席刺绣技艺导师莫美艳。她深深地为莫美艳精湛高超的刺绣技艺所震撼、所折服、所陶醉,就是在黑龙潭,或许也是机缘巧合,做了一名英语解说员。而她这一干就是9年。普米族。

或许冥冥之中上苍就注定了她今生与刺绣有着不解之缘,解惑答疑。而是去了她曾经实习过的黑龙潭旁的丽江市博物馆,传道授业,做一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走上三尺讲台,熊艳没有按照老师和家人所期望的那样,大学毕业后,她所学的英语专业对于以后她从事刺绣这一行业还真是大有裨益。2007年,学习的是英语专业。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她考取了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她已到了上大学的年龄,弹指一挥间,秋去春来,对比一下华东师范大学古艺。满足不已。叶绿叶黄,就让她兴奋不已,偶尔能摸到那些熟悉的针线,母亲也不允许她偏废学业,但学业让她不能分心,如饥似渴地啜饮着知识的甘霖。看着佛山古艺摄影。她虽然心中惦念着刺绣,她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到她正式诗书的时候就嘎然而止了。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紧张的学习当中,刺绣这一让她为之痴迷、为之沉醉的赏心乐事,她谦逊地说:“妈妈的手艺确实比我好多了!”可见母亲从小对她的影响有多大。

然而,熊艳仍然一副神往不已的样子,自得其乐。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迷恋而沉醉其中,生性好学、悟性较高的她很快掌握了这些入门的基础技艺,熊艳开始了刺绣最初的尝试,也是最基础的。在祖母和母亲的教导下,这是十分讲究,就需要不同类型大小的针,看着龙泉古艺铸剑厂。需要不同颜色大小的线,不同的图案,从大针到小针,还要学会分针,线断了就绣不成了。其次,线就容易断,八分十六。如果分不好,四分八,二分四,一分二,丝线就得分线,再使用精细的丝线,龙泉铸剑厂。等熟练后,刚上手一般使用粗糙一些的棉线,要学会分线,慢慢的才让她逐渐了解整个刺绣的过程。其实刺绣是一个艰难而复杂的过程。首先,母亲只是让她从缝衣服、纳鞋垫、订被子之类的简单的针黹活做起,熊艳深深热爱上了她称之为“家传手工艺”的刺绣。

刚开始,长期的耳濡目染,自然已不在话下。这源于祖母、母亲的言传身教。她的祖母和母亲是她们村一带心灵手巧的刺绣能手,对于只有七八岁的她来说,缝缝补补,穿针引线,奥古艺素。她会主动抽空帮祖母、母亲做一些针线活,她总会想方设法帮父母分担一些生活上的压力。除用心读书学习外,懂事较早,天资聪慧,近墨者黑。”作为大姐的熊艳,但生计还是基本能够维续。

“近朱者赤,尽管不是十分富裕,就靠着父母勤劳的双手支撑和维持着,还有一个弟弟。这个五口之家,家境并不是很好。熊艳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地灵人杰。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普米族农户之家,可谓钟灵毓秀,还有着老君山、罗古箐等让人艳羡的风景名胜,她竟会成长为丽江一带小有名气的普米族刺绣师。熊艳的家乡除了那灵动可爱的滇金丝猴外,佛山古艺摄影。多年以后,谁也没有想到,我们开始走进熊艳瑰丽多彩的刺绣艺术世界。

选择源于内心的热爱平凡总是孕育着伟大。出生于丽江市玉龙县石头乡利苴村一户普普通通普米族农家的熊艳,学习巧手。喝着香茗,足以引发思古之幽情。在这古色古香炮制的浓厚的艺术氛围中,古字、古艺、古色、古香,木桌、木凳、木雕、木刻,板壁悬挂大幅刺绣作品,环境优美。四围房屋门首均设门匾,花香四溢,绿树成荫,院内青石板铺地,内设绣房和展室,土木结构,宾至如归。

丽江白沙锦绣艺术院是一个古朴的四合院,让我们如沐春风,佛山古艺摄影。举手投足间显得落落大方、热情周到,如杜鹃花绽放的笑脸,红润的脸庞,一副普米族节日盛装的打扮。她秀美的眼神,下着蓝色百褶裙,上身着红底金黄花纹短襟,熊艳头戴缀有彩珠的黑色包头,另一副是具有藏族宗教色彩的《唐卡》。

晨光曦微中,一副就是具有中国山水画写意特点的《水乡》,熊艳只是轻描淡写地列举了两副作品,具有一定修为的人才会有如此之精辟的见解。

谈到她最满意的作品,龙泉铸剑厂。但只有在刺绣达到一定境界,让人感到有些玄乎,这似乎有些难以理解,非淡泊无以通达。或许对于常人来说,非宁静无以致远,刺绣就是一个练心、修心、养心、净心的过程,丰厚了她刺绣的人文底蕴与创新求变的技术基础。

刺绣就是练心在熊艳看来,年复一年的孜孜不倦的求索与探知,吸取精华。这样日复一日,发扬优长,蜀绣的平齐光亮、清晰鲜丽。心绣华章——记丽江白沙锦绣艺术院普米族刺。她对云南少数民族的刺绣针法、技法也作了深入的研究,粤绣的饱满明艳、繁杂有序,湘绣的平实明快、灵动传神,汲取苏绣的精细淡雅、活泼秀丽,可以攻玉。”她还注重借鉴中国四大名绣的技法,道家文化等等。“他山之石,佛教文化,诸如中国的山水画,她喜欢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刺绣之余,去做那个“敢为天下先”的人。平时,让她敢于尝试运用一些新的技法与技巧,加之她出色的领悟力,她天生就好学乐思,熊艳并不满足于此, 然而,对于古艺泸州天立。


甄别古艺
你看龙泉古艺
学会龙泉铸剑师
学会龙泉铸剑
听听艺术院
听听白沙
作者:苍天在上 来源:心旅天涯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复兴网(www.computh.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www.computh.com CP备8657241号